二十题

今晚不想写文来写这个玩玩。来源plurk:点我看空白问卷

说是二十题其实只有十九题~


1.筆名

Dolce. 取自荒木老师的短篇漫画《ドルチ 〜ダイ・ハード・ザ・キャット〜》中的主角猫,荒木老师的短篇故事都超级精彩。

2.大概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寫作的呢?在那之後,引發你「想繼續寫下去」的動機是什麼?

最早写原创故事大概是小学或者初中,不过那些都是乱写。开始比较正经地写同人是在2016年8月。一直写下来的动力大概是从中感受到的自由、和文字玩耍的乐趣、还有自我展示欲?


3.覺得自己的文風是什麼樣子的?其他人又有什麼看法?

自己:woc这都写的什么鬼?

别人...

2018-09-18

【吞赦】玉绳斜

//旧文重发,架空现代AU
//和《雾里看火》同设定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6018304


标题和部分灵感来自:

同樂天和微之深春二十首 其二十(唐·劉禹錫)
何處春深好,春深稚子家。爭騎一竿竹,偷折四鄰花。
笑擊羊皮鼓,行牽犢頷車。中庭貪夜戲,不覺玉繩斜。

其他直接引用的诗词:

兜玄國懷歸詩(唐·申歡)
風軟景和煦,異香馥林塘。

擬古十首 其四(金·張建)
青青河濵栁,柯葉柔且妍。

四言诗 其二(魏晉·嵇康)
朝翔素濑,夕栖灵洲。


2018-09-17

狭室 1

//架空古风
//多角,跨棚拉郎,cp包括雁侯、相侯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5988931/chapters/37300901



标题和部分灵感来自:
奉和玄圃纳凉诗(南北朝·刘缓)
清气流暄浊,非关狭室中。当由小堂上,自有大王风。
樵螟动兰室,神飚起桂丛。披襟深睿赏,曲卷何由同。

2018-09-14

佛不在人间,魔也不在人间

《画骨》后记

不想写在那篇后面因为不好看。

昨晚我睡着前胡乱想着,我好像没写过阿莲,好想找机会写一写。完了之后我的脑子!我的脑子突然蹦出一句“袭灭天来的画室里摆着一只头骨。”然后!自顾自蹦出一堆句子在我脑海里乱跳!好烦!

然后就有了这篇,超短,摸起来却不快……尝试了这种不讲设定不讲剧情没有实物只有乱七八糟的迷幻烟雾堆叠。后记也没什么好记的,因为基本都符合原剧的人物关系。

就记一句,恒沙,指代万物生灵。


2018-09-13

又到了决定下一篇写什么的时候

整理一下目前的脑洞。

【已经有大纲的】

吞螣《Aliens》,Fallout paro

雁侯《狭室》,古风架空

【纯粹还是个脑洞的】

雁策《七天》,架空

雁策《锡杖花》,《定风草0假日》的后续

还有个螣任,《玉绳斜》的后续,标题没想好 这个写完了~


顺带一说,如果有人有缘看到这儿,欢迎留下想看的cp或梗,我会试试~


2018-09-12

《入幕之宾》长评

或许应该等完结再写长评更好,但这两天看到这篇文更了这么多,一口气看完实在心中激荡。当初一路从阿咩太太的《离婚血泪史》看下来,早就想写评,奈何每次翻评论区都觉得自己的理解实在不如其他读者深入,遣词造句也不够好看,故一直搁置。而今天又将《入幕之宾》现有的章节看了一遍,按耐不住,写了这篇,实在是显拙了,惭愧。

闲话休提,首先请容我赞一下作者的文笔!比起中心思想,文笔常常只看个几百字就能稍作了解,而这篇文的文笔和描写我实在是太爱了。作者极擅描绘气氛和心理,常常借描写或静或动的场景和物品来写活人(魔?)的心理,看得我有如身在其中。再说用词,第二遍第三遍细读文中比喻时,我常常感到那些词句像是从作者指尖中...

2018-09-12

【枫樱】白驹

//旧文重发,原文成于2018年4月,有少许修改。
//和《伤口》同设定,后续见《落日长歌漫为赋》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5968318


2018-09-12

【螣邪郎中心】伤口1-19

//旧文重发,原文成于2018年5月,有少许修改。
//和《白驹》同设定,后续见《落日长歌漫为赋》
//螣邪郎中心。
//多角关系,cp包括吞螣、螣任、吞雪。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5968336/chapters/37245284

2018-09-12
1 / 2

© Dolce | Powered by LOFTER